大家都在搜

勤上股份:新地摊时代 推智慧城市更需智慧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趋好,守住“六保”底线,推进复工复产,助力市场复苏,成为了政府新一轮的工作重点。两会期间,“新基建”首入政府工作报告,表明了国家在战略层面推动产业升级转型的决心;两会后,“地摊经济”又接过接力棒,引发全民对城市夜间经济的极大关注。

  实际上,无论是居庙堂之高的“新基建”,还是处江湖之远的“新地摊”,两者无非是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一种手段,成败与否只取决于其能否提升生产效率、改善人民生活质量。当前,我们面临众多挑战,各种困难、风险和不确定因素依然存在,在稳住经济基本盘,兜住民生底线的前提下,如何打造出高效的智慧城市体系,让更多的新技术、新设施接入不同的经济形态,这或许才是我们亟需思考的另一个问题。

  

 

  小地摊里的大民生

  如果将“新基建”比喻成人体的主动脉,流动摊贩所象征的夜间经济、个体户经济就如同遍布全身的毛细血管。

  “地摊经济”,起源于两会前的成都。

  今年3月,《成都市城市管理五允许一坚持统筹疫情防控助力经济发展措施》出台,文件明确,在保障安全、不占用盲道、消防通道,不侵害他人利益,做好疫情防控和清洁卫生等工作前提下,允许在一定区域设置临时占道摊点摊区和夜市、允许临街店铺越门经营、允许流动商贩在一定区域贩卖经营。

  “前两周我看到报道,西部有城市按照当地规范,设置了3.6万个流动商贩摊位,一夜之间10万人就业。”两会记者会、烟台考察,李克强总理两次点赞“地摊经济”,他强调,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和“高大上”一样,是中国的生机。

  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以流动摊贩为主体的夜市是许多居民生活消费的重要部分,但由于城市现代化的推进,以及城市管理的统一要求,个体化、非规模化的地摊被边缘化,在近年逐渐远离大众视野。

  所谓“堵不如疏”,流动摊贩合情合理,却不合法。人们开始认识到,仅仅依靠严禁严管和采取缺乏人性化的管理手段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只有立足于民生,改变管理模式,并在一定程度上加以规范和引导,才能避免重复上演“猫捉老鼠”的戏码。

  其中,中央文明办作出呼应,明确要求不将占道经营、马路市场、流动商贩列为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紧接着,除成都外,江苏南京、四川彭州、吉林长春等地也陆续出台为“地摊经济”松绑的指导意见。在新闻报道里,甚至出现了城管打电话动员小商贩出摊的画面,让人大呼“活久见”。

  可以说,地摊虽小,聚焦的却是老百姓的民生福祉,转变的更是管理者的治理理念。

  

 

  智慧路灯接入夜间经济

  对于地摊的华丽转身,东北财经大学中国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并不意外,他认为,地摊经济、农贸市场的发展与城市的现代化不矛盾,反而对于促进灵活就业、以及非正式就业人群的意义非常重要。

  另一方面,当零售行业借力数字技术快速升级迭代,让“新零售”席卷市场后,地摊是不是也理应加入新时代的技术呢?

  “地摊经济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占道经营,现在已经进入数字时代,应该发展数字化经营的新地摊经济,积极利用移动支付、数字金融、消费券等数字经营工具来降本提效。”北大国发副院长、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表示。

  有专家表示,“地摊经济”应该在一定秩序或一定容忍度内放开,同时,可以设计一套比较科学有序的制度来管理。

  显然,这对城市的网格化、精细化管理提出了新的要求。于是,智慧路灯大显身手的时候到了。

  比如,勤上股份研发的智慧城市管理平台实现了多杆合一,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建立统一云平台服务。其智慧灯杆上搭载摄像头、显示屏、广播能实现系统自动联动,实现占道管理功能。当摄像头检测非指定摆摊区域有违章占道的情况,通过公共广播播报提示音,并通知工作人员处理,做到智能化监测与提前预警。

  此外,该智慧路灯还整合了如LED智能照明、视频监控、信息发布、公共广播、环境监测、无线WIFI、紧急呼叫、积水监测和5G基站等功能,可以集中提供标准化的电力和网络支撑,也能无缝接入夜间经济的各种场景,想象空间十分巨大。

  回顾过去几年,许多城市在建设智慧城市方面都取得长足进展,但是,建设智慧城市不是简单地去更新设备与平台,“地摊经济”的兴起告诉我们,城市管理一定要体现出人民至上的价值取向,合理利用智慧路灯等数字化技术,做到“疏堵结合”,给予不同的经济形态更大的生存发展空间,这不仅凸显了新技术的人文关怀,更体现出了城市管理者的管理智慧。




上一篇:蔡新发:未来银行取胜点在于智能化,平安银行打造三张名片、“四化”战略
下一篇:返回列表